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55|回复: 0

E伙计

[复制链接]

49

主题

49

帖子

151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51
发表于 4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
    

  E伙计喜欢鼓捣生意,在他眼里,这个世界有着捣鼓不完的商机.

  其实E伙计有国营正式工作呢,但是他三天两头往外跑,于社会上溜达一圈回来,就黑半夜拎个包,悄悄给领导送点礼;于是,领导在他的请假事情上,也就不说啥.

  E伙计脑袋灵,他去东北倒腾血茸那会儿,花二十元钱买了一根跟萝卜似的人工种植大人参,再从野山参的宣传文字材料上,剪下一溜<长白山野山参>的字样贴上,又买了一个精致缎子盒装好,象献国宝一样双手郑重呈给领导;从此,领导把他视为嫡系死党,要请假打个电话就成,假条都不用写啦.

  E伙计往南方贩麸子挣了不少钱,虽然北方的价钱要比南方的贵,而他却一趟连着一趟往南方运,乐此不疲生意兴隆,每次回来都把钞票数的哗哗的.......E伙计捂着嘴悄悄对我说:南方不种麦子哦,那里人不认得麸子,我把麦麸运到南方,就雇工人给里头掺一半锯末.嘻嘻,没有事情的,麸子喂猪呢,猪吃的吧唧吧唧的.

  后来,E伙计吃了几次注水肉,感觉不是味儿,从此思想水平提高啦,他不再做这些倒鸡毛的买卖,开始收购水果往南方贩卖.

  那年秋天,我恰好闲散无事,就跟E伙计一块儿去了乡下果园收果子.

  说来那次出行天公不作美,刚到县上,就下起豪雨.瓢泼之中,车站上的农家蹦蹦车都窜的没了踪迹,我俩只好泥泞小道上走了两个小时,才按图指引到达果农朋友的家.
请专家告诉我一下白颠风的症状

  我跟E伙计淋的落汤鸡一样,人家果农夫妇热情招待,沏茶递烟擀捞面,又拿来干爽衣裤让我们换上.呵呵,果农朋友是个魁梧大高个,我俩穿上他的衣服,把那袖子挽了又挽.

  油汪汪的捞面端上桌,我才明白这饭局没有酒.这里是乡下啊,不是我那堆满酒瓶的窝!我心里那个懊悔呀,唉,都是让这场大雨给浇的,只为了急着赶路,给人家没有买什么东西不说,给自己也忘了买酒啊!---人家乡下人勤劳节俭,谁像我似的顿顿都要喝两口啊.

  我偷眼看看E伙计,E伙计也是呆北京最好的中医治疗白癜风医院是哪一家呢
愣愣端着大老碗,正盯着屋外房檐下一只避雨的公鸡出神.哈哈,都忘记介绍E伙计的业余爱好啦,他,是我的酒友.---不但爱喝酒,而且喜吃肉.

  我悄声说:咱俩出去转转?

  E伙计立刻明白我的意思,伸手拿过钱包说:好呀,好呀.

  一旁正拌油泼辣子的果农听见了,忙说:快吃,快吃,趁热吃完了再去耍.---这可是今年的新麦哩,香很!

  我俩只好埋头吃捞面,不好意思跟人家说想喝酒的事情.

  嗬!人家做的这扯面,果然又香又筋道;几个凉拌的小菜也可口美味.我俩赶那么长时间的路,的确也饿透彻了,吃的那绝对是山呼海啸,香啊.

  吃罢饭,肚子舒服,嘴巴还馋!想喝酒的欲望更加迫切.我与E伙计穿着宽大跟袍子一样的衣服,各自举着一把厚重黑布伞,去村里转悠.先找着一个小卖部,买了一瓶对口喝喝,又要上一瓶留着晚上跟果农朋友喝;小卖部里头那些散装的糕点饼干脏兮兮的,实在是看不上;于是,干脆给人家果农买上两条烟.

  E伙计夹着烟说:我咋一到农村就馋肉呢.

  我说:我也是!可又不好跟人家提.

  E伙计说:走,咱俩去村里买只鸡去!

  话音刚落,一群鸭子呱呱地叫着从村道上走来,E伙计兴奋问小卖部老板:这是谁家的鸭子?

  小卖部老板说:老张家的.

  E伙计更兴奋问:老张家在哪里?

  小卖部老板说:村头哩,从这要拐好几下.

  我急切地一拽E伙计说:哎呀,伙计你咋这么笨呢.咱俩赶着鸭子走,不就找到鸭子主人家了嘛.

  我俩眼睛一起放光,举着黑布伞拎着酒瓶子,赶着这群鸭子在村里慢慢走,互相小声嘀咕着:这只不错哦,那只更肥呀,最前头那只烧烤更好哇.村里的泥路,把我的鞋幼儿白癜风的图片症状有哪些
底子都快拔掉了,而这群该死的鸭子,摇摇晃晃左转左转左转再左转,领着我俩彻底在村里转了一个圈!

  最后我实在馋急了,骂一声你个死鸭子,就口袋掏出弹弓拿石子.E伙计立刻伸手止住我,学着湖南口音拿腔拿调说:哎~!小鬼同志,农民伯伯的生活,还很困难还非常不容易嘛,---记住,做人要厚道.

  这时,只见E伙计挺着胸脯,神气就像一个访贫问苦的国家干部,他找到一家院门半掩农户,伸头看看里头没有狗,他就起劲敲着院门喊:哎~师傅,哎~师傅.

  门帘一挑,出来一个小媳妇,她嘴里嗑着瓜子问:找谁哩?饿家没有师傅.

  E伙计仰着脖子改口问:哎~乡党,你家的鸡,卖不?

  小媳妇也仰着脖子斜眼瞥着他回答:饿家的鸡正下蛋哩,不卖!

  E伙计又伸着脖子看看羊圈,问:哎~乡党,那,你家的羊,卖不?

  小媳妇嗑着手里的瓜子说:饿家的羊就要下羊娃哩,也不卖!

  E伙计还不甘心,咽着口水继续问:那,那你家的猪,卖不?

  小媳妇吐着瓜子皮,拍拍手心说:猪等过年饿自己还吃哩,不卖!

  我忽地跑到院门外,靠着院墙,笑的是前仰后合.这会儿还听见E伙计在院子里头问着:哎~乡党,那个毛驴是你家的吧?嘿嘿,卖不?

  小媳妇有点恼了,她疑惑地质问:你俩,你俩到底是收购啥东西的?!你俩咋啥都想要哩?---哎~!饿看你俩就不象个正经生意人!

  我低着头藏着笑,赶紧冲进去一拉E伙计:赶紧走赶紧走!

  ......走在狭长潮湿的村道上,E伙计一手叉腰一手举伞,他纳闷地问我:哎,又没有弄到下酒菜,你笑个啥子嘛?---知道嘛,她恼我不急,做人要厚道!

    

    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

GMT+8, 2019-10-16 23:33 , Processed in 0.063749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